浪子书生恙清风

「贾正」病症.

病症.第贰回.

/那几年/
[1]

朱正廷刚从黄明昊的母亲那里得知黄明昊的症状,他没有惊讶,依然是那副温润的模样,只是在听到这么久以来只有他能接触到小孩时,眸光暗了暗。

黄明昊从楼梯上下来就看到了母亲同那个好看哥哥,朱正廷一起说着话儿。好看的哥哥像是注意到他了,挥挥手让他过来,黄明昊一愣,迅速的跑到了他身边。

朱正廷揽过黄明昊,摸一摸小孩的头,“明昊啊,有什么事情尽管和哥哥说啊,以后就是我照顾你了。”


黄明昊想,那天可能阳光真的很好,好到晃了他的眼。

不然,他怎么感觉像是看见了天使。


[2]


在看到母亲和父亲离开的背影,黄明昊依旧有些懵懂,现在啊,他要开始和这个认识不到两三天的好看哥哥待在一起两三年了啊。


[3]
是清晨,朱正廷在厨房里忙忙碌碌。
黄明昊坐在餐桌前抱着牛奶,想着,大概这样子也不错。


[4]

是黄昏,朱正廷从一堆繁琐的事情中抬头看前方的挂钟,糟了,他心里慌慌张张。

以很快的速度到了学校,却发现黄明昊扒着学校的大门已经张望了多时。

看着铁门缝隙中黄明昊的小脸,朱正廷忍不住笑起来。

而发现了朱正廷的黄明昊,飞似的冲到他身边,抱了个满怀。


[5]

黄明昊的体质终究成不了秘密。
他会在学校受人排挤。
但是他好像从不把这些放心上,反正那些人动不了他。
动不了他是真的,但可以动他的东西啊。

有几个“年轻气盛”的孩子大概是作业少比较闲,经常去寻黄明昊的麻烦。

譬如说,有那么一天,朱正廷照常接黄明昊放学,却发现以前早早就把自己的脸卡门缝里的黄明昊今天不见了。

他询问着老师找到了黄明昊所在的班级。
推开门就看见了几个和黄明昊一般大的小孩子围着黄明昊。
旁边是垃圾桶,垃圾桶里有朱正廷给黄明昊新买的书包。

朱正廷有些怒不可遏。
他把黄明昊拉过来护在身后。
“谁给你们的权利,让你们动他?”
一向最是温润的人此刻也崩不住了。
“嗯?谁给你们的权利?”
 

看着生气的哥哥。
黄明昊拉拉他的衣袖,“哥,我没事。反正他们碰不到我。”
但朱正廷不这么认为。
他放在掌心里的宝贝,凭什么要被人欺负了去。
于是呢,他回家后给学校捐了一栋实验楼,并出资修葺了学校。

这下次,大概没人会去欺负黄明昊了。
因为知道了,他的哥哥是个很厉害的人。
黄明昊有那么一点自豪。
朱正廷是他的哥哥。

这张有点水。我是书生。

「贾正」病症.

病症.
[1]

黄明昊有一种奇怪的病,这种病让他远离了世间纷扰,却也赠他孤寂无边。

我们暂且称它为,孑。

孑是一种很奇怪的病症,怎么说呢,患有这种病症的人,是不会被其他生命体触碰到的。
好吧,这有点玄幻。

但是很不幸,黄明昊就摊上了这样的病症。

约是八九岁那年,二月十九日那天,当黄明昊的母亲叫他起床,发现她的手穿过黄明昊的身体那一刻,开始,黄明昊的人生注定是社会这个大集体中边缘化的那一种人。

他会是被人遗忘的,被人孤立的那种人。

这样的,黄明昊。

其实年少的黄明昊并没有觉得这个病带给了他什么不利。哦,除了,他不能再抚摸可爱的小动物,不能再下水捉鱼捉虾,不能再扑进父母的怀里撒娇,之外,好像,也没什么不好。

是的,好像,没什么不好。

其实,初见你的那天没什么特别,阳光很好,无风不起波澜。

那年黄明昊十二三岁,那天三月十八日。

黄明昊大概就是那天,遇见了那个温润的人。

那个人站在一树银桂下,一身白衣,显得轻灵又挺拔。

听到黄明昊母亲的呼唤,那个人转过身来,黄明昊怔愣住,这个人,真好看。

“你就是黄明昊吗?”那个人想凑近,去捏一下黄明昊的脸。黄明昊意识到他的动作,没有躲,反正,他也摸不到。

但,当朱正廷的手真的触摸到黄明昊的脸上时,并没有像黄明昊预想的那样,穿了过去,而是真真实实的触碰到了黄明昊的肌肤。黄明昊真的愣住了,这三四年来他早已习惯没有人可以接触到他的生活,却在今天突然感到人体的温暖与真实。

“你,你能碰到我?”黄明昊有些小结巴。

“当然能啊,为什么不能呢?”朱正廷感到有些好笑。

朱正廷半躬着身,摸了摸黄明昊的头,笑着说,“以后我就是你哥哥了啊。”

“我叫,朱,正,廷。”

黄明昊的心像是漏掉一拍,

朱正廷,一个,蛮温柔的名字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浪子书生恙清风.